關於部落格
自信 → 氣質 ↘ 主見 ↓ 獨立 ↖ 勇敢 ↙ 堅強 ← 用心 ↗ 成熟
  • 97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私人號碼

一夜沒辦法順利入眠的我 好不容易 終於 熬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在上班前的一早 我接到了繼他之後 第二通 令我措手不及的私人號碼 這一次 不如昨晚 至少還有個號碼可循 沒有來電顯示 讓我沒有任何心理準備 按下通話鍵 接起電話 聽到的是 一個陌生的女聲 開門見山的問: 「張茗凱是不是妳男朋友?」 這時的我 在心底暗自猜測 這個人 應該是她 是他的她 沒有絲毫猶豫 我否認著並且說明: 「我不是張茗凱的女朋友,我們不過是很好的朋友如此而已。」 電話的那一端 迅速的回應 彷彿想要立刻堵住我的胡說八道 「你們不是在一起三個多月了嗎?為什麼敢做不敢承認?」 我繼續自己的說法: 「我們沒有在一起,只是走得很近。」 此刻 我已經能夠肯定 是她 沒錯 這個人就是他的她 接下來 她更是以我想像不到的強硬口氣質問著我: 「是這樣的嗎?那,張茗凱是不是天天載妳回家?」 因為 不希望他為難 不希望造成他的困擾 不希望他們有更多的爭吵和裂痕 我選擇 隱瞞 一些事實 「沒有天天,只有剛好同時下班而他又方便的時候,他才載我。」 很明顯 毫無備戰的我 根本完全處在弱勢 然後 這位令我有些畏懼的女主角 繼續 得理不饒人的接著問: 「你們是不是常一起出去?去了哪?做了些什麼?」 不知道怎麼的 我竟然配合度極高的 一一回答她的題問 但我依舊我的官方說法 「沒有,我們並沒有時常一起出去,就算出去玩,也有別的朋友在場。」 「我們是有單獨出去過,但只是單純地去看個電影。」 沒等我話說完 她馬上再問: 「只有這些嗎?然後呢?還做了些什麼?」 一向不擅長說謊的我 面對頻頻逼供 不得不從實招來 「沒有去哪,沒做什麼,看完電影,我們也只是在附近逛逛。」 我避重就輕地 選擇了某一天所發生的事 當作所有問題的概要 她依然準備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問著: 「只有這樣嗎?你們真的沒做過什麼嗎?」 面對這樣讓我透不過氣的逼問 我先是啞口無言 然後再強迫自己鎮靜的告訴她: 「妳並沒有權利過問我這些問題,而我也沒有義務回答。」 話講到這裡 我聽得出來 這位小姐 應該越來越火了吧 所以我想了想 還是企圖草草了事 請她自己去問她的男友 眼看上班時間越漸逼近 我真的有股衝動 想要乾脆翹班去找她攤牌 問題是 這件事的確是我不好 的確是我不對 是我的錯 我不該介入人家 無力反駁 更加沒有資格上訴的我 最後也只好藉著要上班的理由 速速掛上電話 結束一連串我不願再去面對的拷問 開始工作的我難得 一點都不想靠近我平常最喜歡出現的區域 → 茶房 啊誰知道 好死不死的 今天早上又那麼剛好的 居然打掃茶房 真的是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看到他的出現 讓我極度地不平靜 可是為了工作 我也無法多做什麼抗議 在我故作鎮定工作的同時 他不知不覺的消失無蹤 我很清楚 他一定是因為知道了早上所發生的一切 而放下手邊的工作 回家安撫某個人去了 結束上半場的工作 一整個空班 還是沒看到那個人影 直到準備開始下半場的工作 還是不見他蹤影 我想 他今天應該是不會回來了 本來就沒有心情工作的我 加上一整夜沒睡所帶來的疲累 極度地 讓我非常需要 加休 原本是可以加休的 沒想到 結果 還是又被不愛上班的周大小姐給加休去了 我除了無奈 還是無奈 這一整天 我像個只剩軀體的幽魂 從早飄到晚 從上班飄到下班 頂著灰暗的夜色 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心 我獨自一個人 緩緩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到了家門口 還得擔心 被家人發現我的不對勁 所以 我就打算 到公園裡 我的秘密基地 調適一下自己的心情 再回家 哪知道 這一坐 就是三個多小時 腦袋越想越多 心情也跟著鬱卒到不行 更糟糕的是 不到三個小時 我已經結束了整整一包MILD SEVEN LIGHTS的生命 好久沒有這樣荒唐了 好久沒有了 事情發展至此 我沒有落淚 也不允許自己不爭氣 站在家門口 我再一次地對自己說 林怡青 妳是堅強的 深深吸了一口氣 轉開鑰匙 開啟家門的第一件事 是笑笑的跟媽咪說:「我回來嚕!」 洗完澡 我以為 我可以因為疲累而自然睡去 結果 並沒有 一樣 還是慣性的坐在電腦前打網誌 直到天亮 然後再 喝下一杯又一杯的咖啡 繼續準備迎接明天的工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